六福彩票真的能挣钱吗

<small id='wpt94'></small><noframes id='wpt94'>

  • <tfoot id='wpt94'></tfoot>

      <legend id='wpt94'><style id='wpt94'><dir id='wpt94'><q id='wpt94'></q></dir></style></legend>
      <i id='wpt94'><tr id='wpt94'><dt id='wpt94'><q id='wpt94'><span id='wpt94'><b id='wpt94'><form id='wpt94'><ins id='wpt94'></ins><ul id='wpt94'></ul><sub id='wpt94'></sub></form><legend id='wpt94'></legend><bdo id='wpt94'><pre id='wpt94'><center id='wpt94'></center></pre></bdo></b><th id='wpt94'></th></span></q></dt></tr></i><div id='wpt94'><tfoot id='wpt94'></tfoot><dl id='wpt94'><fieldset id='wpt94'></fieldset></dl></div>

          <bdo id='wpt94'></bdo><ul id='wpt94'></ul>

          1. <li id='wpt94'><abbr id='wpt94'></abbr></li>

            1. <form id='jr9ij'></form>
                <bdo id='jr9ij'><sup id='jr9ij'><div id='jr9ij'><bdo id='jr9ij'></bdo></div></sup></bdo>



                  • 看啦又看小说网(ebbtikar.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一章 冒牌女友

                        从欧教授家出来已经是夜里十点了。(ebbtikar.com)因为斯齐喝了酒,袁思危负责开车,不开车就喜欢坐后排的斯齐竟然意外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斯齐自从上车就安安静静的,头微微靠在椅背上,不知道在出神的想些什么。袁思危看他的样子,也只好安静的当个司机,顺手打开车上的电台。

                        这个时段的电台音乐舒缓流淌,袁思危开车已经很稳,稳到如果不聊聊天分分神,她自己都要睡着了。

                        “斯总,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袁思危试探性的开始话题。

                        “嗯。”斯齐终于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微微转了下头,看着袁思危。

                        “就是,内个,您是什么时候跟师母他们提起我的?”袁思危这半天来快被这个问题憋死了,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怎么?”斯齐依旧惜字如金,但还好没有直接结束话题。

                        “他们对我的态度……也太自然了……感觉好像对我非常熟悉,熟悉到经常见面一样……”这跟一般见长辈的感觉不一样啊。

                        “他们本来就是这种性格。……不过对你,是有点过分热情了。”斯齐停顿了一下,“可能你长的比较讨长辈喜欢?”

                        “额……大概吧……那您的答案呢?”袁思危并没有被转移走话题。

                        “大概……”斯齐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诉她实话,直接说九年前,会不会太难解释?

                        “……三年前。当时本来打算带你去看他们的,后来没去,他们就一直念念不忘的,我也懒得解释,就说你工作忙。”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不愧是oss。

                        “哦……”所以,在欧教授和师母眼里,她这个女朋友,已经是交往了三年多的女朋友了?因为数次问起,某人数次轻描淡写的解释,就变成了“相熟但未曾谋面的人”了。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袁思危毕竟轻车熟路,很快车子就到了斯齐家。

                        在要不要直接开进车库的问题上稍微犹豫了几秒,最后选择停在了斯家别墅的门口。

                        “到了。斯总晚安。”袁思危解开安全带下车。准备道个别就走回大路打个车回去。

                        斯齐迅速下了车,在袁思危转身要走前喊住了她。

                        “袁思危。”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夜色中斯齐的声音有种低沉的沙哑。

                        只是被叫了名字,她就有点走不动了。

                        “斯总还有什么吩咐?”袁思危回头,在昏暗的光线中展开一个职场性的微笑。

                        “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斯齐绕过车子,走到袁思危面前,俊逸的脸庞居高临下又近在咫尺的盯着袁思危。

                        “什么话?没有哎。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不然等下不好打车。”被这么近距离的咄咄逼问,袁思危有点无措,这张脸这么近的靠过来,让她方寸大乱,她只想尽快逃离。

                        手臂却被斯齐一把抓住,她挣了两下,对方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

                        “袁思危,跟我说对不起。”斯齐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手死死的抓住想要挣脱的袁思危。

                        袁思危听了这句话觉得无厘头又好笑,她今天又没做错什么,干嘛突然让她道歉啊,这家伙应该是喝醉了,都开始毫无根据的胡言乱语了。

                        “斯总,您有点醉了,我喊莱伯扶您进去。”袁思危努力挣脱,还是挣不开某人丝丝钳住她胳膊的大手,只好提高嗓音喊了几声莱伯。莱伯很快从大门出来,看到斯齐和袁思危两个人尴尬的拉扯着,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就尴尬的僵在一旁。

                        “莱伯,他喝醉了,您扶他回去休息吧。”袁思危赶紧抓住救命稻草。

                        “不许过来!”斯齐突然厉声到,“莱伯你进去,我不叫你谁都不许出来!”

                        莱伯巴不得赶紧闪人,听到这话一溜烟退回了院子里。

                        斯齐大手一用力,像抓小鸡一样,两只手抓住袁思危的胳膊,把她更加拉到自己面前,两个人的距离近到袁思危只要抬个头,就能碰到斯齐的下巴了。

                        袁思危方寸大乱,她只要一靠近斯齐就会方寸大乱,她完全不敢抬头看斯齐,她自知只要这时候看他一眼,她可能就会失去理智说出一些不该再说出的话。她只能低着头努力避开他的视线。不知道是对方力气太大,还是自己已然败下阵来,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钳制。

                        “跟我说对不起。”斯齐哑着嗓子又重重的重复了一遍。

                        只要你一句对不起,我就可以既往不咎,名正言顺地重新爱你。

                        “斯齐,你放开我。”袁思危低垂着头,用最后一丝理智低声的说。

                        听到袁思危情绪快要崩碎的声音,斯齐一下子松开了手。

                        她叫了他的名字。这是他们再见以后,她第一次喊他的名字。而不是“斯总”、“您”、“老板”,是他的名字。

                        这种声音他也是记得的,三年前她离开的时候,他抓着她质问的时候,她也是这种濒临碎裂的声音,那是她极度防备又恐慌的声音。

                        袁思危被释放,整个人向后退了几步。

                        再次抬起头,面前的人眼睛里波光粼粼,仿佛被困住一般,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抱歉,斯总,我失态了。我先回家了。”袁思危收回短暂的失神,快速整理好情绪,转身离开。

                        斯齐并没有追她。她听到身后斯齐开门的声音,应该是回家了。

                        今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残酷月光。

                        她想起三年前,她在大雨里遭遇咄咄逼人的陆一鸣,她狼狈不堪的被斯齐捡回了家,那时候她也是从斯齐的家里独自往住处走。或许是从那时候开始,那个遍体鳞伤、手捧着残破又卑微的自尊的自己,已经开始贪恋这个人带给自己的渺小温柔,已经开始小心翼翼的想要站在他的身旁,一刻也不想走。

                        但终究那时的自己太过卑微,在他光芒万丈的世界,只能无意识的后退。直到退到可以自我保护的安全距离,才敢捧出自己的心,看清楚里面住的人是不是他。

                        而如今也是一样。生怕自己用了三年筑起的围墙被他一朝摧毁,那她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收起的卑微的心,又要白费了吧。

                        她不想一切又是徒劳。若一开始就决定了两手空空,又何必试图靠近,招惹不必要的悸动和眼泪呢。

                        她早已想得明白想的透彻。她早就刀枪不入、不为所动了。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518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手机棋牌-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