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彩票真的能挣钱吗

  • <tr id='o23aq'><strong id='o23aq'></strong><small id='o23aq'></small><button id='o23aq'></button><li id='o23aq'><noscript id='o23aq'><big id='o23aq'></big><dt id='o23aq'></dt></noscript></li></tr><ol id='o23aq'><option id='o23aq'><table id='o23aq'><blockquote id='o23aq'><tbody id='o23aq'></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23aq'></u><kbd id='o23aq'><kbd id='o23aq'></kbd></kbd>

    <code id='o23aq'><strong id='o23aq'></strong></code>

    <fieldset id='o23aq'></fieldset>
          <span id='o23aq'></span>

              <ins id='o23aq'></ins>
              <acronym id='o23aq'><em id='o23aq'></em><td id='o23aq'><div id='o23aq'></div></td></acronym><address id='o23aq'><big id='o23aq'><big id='o23aq'></big><legend id='o23aq'></legend></big></address>

              <i id='o23aq'><div id='o23aq'><ins id='o23aq'></ins></div></i>
              <i id='o23aq'></i>
            1. <dl id='o23aq'></dl>

                1. <form id='3kkl9'></form>
                    <bdo id='3kkl9'><sup id='3kkl9'><div id='3kkl9'><bdo id='3kkl9'></bdo></div></sup></bdo>



                        看啦又看小说网(ebbtikar.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09:符文来历,皇天九道

                            在场哪个不是人精,短短几个呼吸便想通了其中关卡,不禁叹道:“妙,不但能充盈国库,还能埋下个祸患,此举大善。(M.ebbtikar.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大人接着说。”有人拱手示意。

                            唐云轻笑,悠悠说道:“再然后就是教师的问题,学院有了,肯定得有教师吧?那些世家学院前期定然是要挖咱们墙角的,最显著无非利诱而已。

                            丹药,功法,神兵利器,武技等等,对武者来说诱惑不可谓不大。

                            相比之下咱们固然储备比之要多无数倍,可全天下的世家加起来,朝廷定然是比不上他们的。

                            索性,不若改变方式,采取镇武阁类似的功勋制,凡是在朝廷学院任职的,可享受种种福利。

                            譬如嫡亲免税,譬如每过一年评比一番,优秀者获得功勋一类的东西,这些可用于兑换武技功法等等。

                            毕竟武技这东西归根结底是稀少性,其实拓印一份充其量几文钱罢了,对咱们来说只不过动动手指头的事情,可那些世家,谁会有朝廷的功法储备充足?”

                            有些人皱了皱眉,不解:“可这么一来,功法武技不就散播开了吗?”

                            “低级的功法武技,很值钱吗?”

                            唐云反问,继而说道:“况且低级的东西散播开,最大的好处不在这里,而是针对那些小型宗派。

                            你们想想看,当遍地都是入门的功法武技时,那些小宗派还有什么超然之处?就凭他们所谓的传承,镇派功法?

                            那些小宗派的东西,又不是没有代替之物,加入朝廷不但有种种红利,还能任意选择,岂不是更好?”

                            大伙恍然:“大人此举,是挤兑小宗派?”

                            唐云含笑点头,继续往下说:“除此之外,当低级武者数量越来越多,相应的突破的人也会越来越多,面对灾劫岂不是更轻松?”

                            “分而化之?”有人顺着他的思路,已经想了更远。

                            照这么发展下去,中小宗派生存会越加艰难,不仅仅要面对朝廷学院的压迫,还有世家学院的挤兑,更有灾劫爆发,届时能撑下来的百不存一。

                            等天下只剩二门三寺六派这些超级宗派的时候,大势已经不在他们手里,想要扭转无异于蚍蜉撼树。

                            想要模仿……首先得经过朝廷同意,毕竟世家创建武者学院,都是交过税,给过钱,得到过许可的。

                            你丫不管不顾就这么坏规矩,那得罪的可就不仅仅只是朝廷,而是整个天下的利益集团啊。

                            “然也。”

                            唐云低下头,好整以暇的给自己倒满酒,道:“天下大势,如滚滚巨浪,当天下皆变时,若不随机应变,因势而为。

                            那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就是孤立,而孤立的结果就是灭亡。到那个时候,他们不得不变,不能不变,不可不变。

                            可主动权在我们手上,他们那时要变,可得问咱们同不同意。可就算是咱们不同意,他们也不得不忍,届时……呵呵。”

                            后面的话,无需再说。

                            只要不是白痴都能想得到。

                            “嘶……”众人面面相觑,陷入沉默。

                            他们就算敢想,也不敢想那么远。

                            唐云这厮野心太大了,走出的每一步,都在为后面做铺垫,直至现在已然将宗派,世家……整个天下纳入计划之中。

                            若是成功的话……

                            他们不禁吞了口唾沫,如果成功那将是盛世开元,没有宗派这种毒瘤,世家又逐渐丧失话语权,届时整个天下,朝廷……最大!

                            殿外,皇帝笑着转身看向旁边老者:“听到了吗?有什么感想?”

                            老者满脸感慨,喃喃回答道:“此子已然将‘借势’二字,用的返璞归真,深得其中精髓。此等明珠,无论在哪里,早晚都会绽放光辉的。”

                            “朕其实有个问题要问他。”

                            皇帝笑了笑,推门而入,示意大家该干嘛干嘛,目光落在唐云身上:“若你没有成为镇武阁的人,而是被宗派收录,你打算如何?”

                            唐云楞了下,旋即无奈的摇摇头:“不知。”

                            因为他能走到现在,无论是赵毅还是秦煜轩,这些都属于压根没料到的突发事件,可以说唐云是因势而变,却从没有逆势而为,所以才这么如鱼得水。

                            皇帝突然的这个问题,让他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在对方也没有太过为难他,见他回答不上来,皇帝主动改变了话题,看向地上散乱的纸张:“拟定商讨的如何?”

                            一人连忙回答:“回禀陛下,章程已经拟定好,具体只剩细节,或许再过数日,即可完成律法,昭告天下。”

                            皇帝点点头,说道:“勒令镇武阁,各地功法尽皆报备拓印,抄录好以后送入京城,安排人手开始整理复录。

                            统计好以后,将筋骨境,脏腑境,凝血境的功法武技,输送到各地镇武阁密库封存,教师制度依唐云所言为准,你们自行斟酌细节,与律法一并拟定颁发。”

                            众人躬身:“遵命,吾当全力以赴。”

                            “唐云随我来。”皇帝让身旁老者留下,带着唐云迅速出了殿门。

                            漫步在这广阔的皇宫,唐云由衷的泛起一种柠檬味儿,这他么的,皇帝住的地方也忒大了,忒豪华了。

                            “八品了?”皇帝瞥了他一样,忽然问。

                            唐云从之前入宫碰见那几个大佬后,就知道自己藏不住了,对方既然问,他也没有再隐瞒:“侥幸。”

                            “四年不到啊。”皇帝背着手,呵呵笑道:“此等进度怕是连那些宗派的天之骄子,都要望尘莫及。”

                            唐云抿了抿嘴,最终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陛下,臣有一问,不知当不当说。”

                            “讲。”皇帝对唐云印象很好,自然有些规矩也不再是规矩。

                            唐云问道:“臣略微了解到一些,发现如今天下的符文秘法,多传自前朝,不知陛下对此可有了解?”

                            “符文秘法~”

                            皇帝驻足,闭目思索了片刻,这才沉吟着说道:“你说的是前朝奠基所持,早已遗失的皇天九道?”

                            唐云斟酌着言辞,缓缓说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但属下总觉得符文秘法,这等东西跟武道,武技,功法都相差甚远,仿佛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东西。”

                            出乎预料,皇帝丝毫没有惊讶,反倒哈哈大笑:“你的感觉没有错,符文秘法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

                            “啊?”唐云真的惊了,他一直觉得这玩意跟武道画风不同,没想到还真是另有其他的出处。

                            “无须惊讶。”皇帝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我从典籍中了解过,前朝建立便是依照此符文秘法。

                            这些东西来源很是神秘,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如今朝廷有记载,它出自于一个外来者的身上。”

                            唐云心脏不禁剧烈跳动了几下,失声:“外来者?”

                            “不是魔物。”

                            皇帝看他激动的模样,摇头失笑:“魔物,妖族乃是此世本存,与我人族一般无二。而那个外来者,是真正的外来者。”

                            他似乎在找一个合适的词语,过了好长时间,才缓缓吐出一句话:“单看外表与我等人族差不多,甚至也有五脏六腑,眼耳口鼻,但他们却绝非武者。”

                            唐云瞠目结舌:“陛,陛下……您~见,见过?”

                            皇帝点头,一脸淡定:“当然见过。”

                            “这么多年了都。”唐云嘴角一抽。

                            皇帝洒然一笑:“不是有留影石吗?等时间快耗尽的时候,再复制一遍不就得了?当初搞出的风波不小,先祖也拿到了一份,一直保存至今。”

                            唐云百脸懵逼:“还有这种操……手段?”

                            皇帝笑了笑,接着说道:“那些东西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用的是一种上古文字,废了很长时间才解开谜团。后来又经过了数千年,泛生出了无数符文秘法。”

                            似是来了兴致,皇帝不等他说话,继续往下说:“前朝的那些人,确定那些符文的涵义后,其实过了很久都没有深入研究。

                            因为那些符文的根本含义在于一个‘借’字,借天地本源,甚至于缥缈的气运等等,跟武者之路比起来,可谓是南辕北辙。”

                            皇帝接着说:“也是机缘巧合,这些东西曾经一度散落了出去,被许多武者,妖族甚至于魔物得到。

                            魔物得到后,他们开始蛊惑百姓,可让百姓甘愿献上自身血肉,增强自身的实力,一些心智不坚定的武者都会被诱惑,从此沦为邪修。

                            妖族得到后,却发现这些东西,跟血脉中的传承惊人的相似,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大用,毕竟他们成也血脉,败也血脉,血脉对他们影响太强了。

                            其他武者得到之后,却有精通旁门之术的家伙,从中悟到了一些精髓,加灵光一现以及大胆尝试,发现可以将之运用到风水之术上。

                            借风水地脉之势,达成某些耗时耗力的事情,譬如借此使得天材地宝生长速度更快一些,如此种种。

                            有了前车之鉴,前朝那些人才重新捡起来此物,并且加以研究,最终琢磨出了一些门道,譬如铸造之法,可打造含有神异的兵器铠甲等器具。

                            正因如此,前朝靠着这个才越发强盛起来,只不过后来被命名为【皇天九道】的根基之物被盗走,且当时的皇上被暗杀,遂幽夜候造反……”

                            说到这里,皇帝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其实就算他不说,后面的事唐云也知道个大概。

                            幽夜候造反固然被平复,可当时从龙卫加上余孽并未被赶尽杀绝,他们退居海外,身上还带着盗取的一部分皇天九道。

                            没有了根基传承,前朝伤到了根本,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于是乎人心漂浮,野心之辈频频冒出,继而最终走向分崩离析的绝路。

                            “难道没有后患吗?”唐云忽然问。

                            皇帝有些不解:“能有什么后患?”

                            唐云张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总不能说心里的一丝不安吧?

                            皇帝驻足,指了指前面的建筑:“对了,说这么多,却是忘了赏赐,罗恒那边朕已经赐下,对于你左思右想,觉得还是问问你想要什么。”

                            唐云咳嗽一声,忍不住好奇的说道:“陛下,若可以的话,臣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外来者。”

                            “你确定?就这个?”皇帝有些惊讶:“为何对此物这么感兴趣?”

                            唐云耸了耸肩:“因为臣手里这把剑,就是在天海郡得之,经查发现源自于前朝幽夜候的从龙卫。

                            再者之前碰见的种种妖魔,都用过祭坛,血祭这种东西。还有陛下刚刚所说的,简直太过神异了些,所以想满足一下好奇心。”

                            “呵,既如此那就满足你。”皇帝摇头失笑,带着他去了其他地方。

                            唐云跟在后面,眼底闪过一抹精芒。

                            他可以确定,皇帝知道的关于皇天九道的事情及其有限。

                            最基本的,皇帝不知道所谓皇天九道,实际上不是一本书之类的,而是九个符文的本源传承。

                            当年一度四散出去,借此泛生出无数符文秘法,而后前朝在意识到重要性后,恐怕用了很大的力气,才重新将之收集回来。

                            可惜的是,幽夜候在这个期间,还真搞出了一些名堂,造出了他手里这把冥琊,并且借冥琊的奇异,后来更是‘盗取’了一部分传承。

                            所谓的盗取。

                            跟前朝皇帝的被刺杀,八成脱不了干系。

                            当年幽夜候夺得的,其实只是皇天九道中的其一,借用冥琊刺杀皇帝,从而夺得了【元】字传承。

                            然而幽夜候只想着夺,却没办法将符文从冥琊中取出,且随着他的死,谁也不知道传承就一直藏在这把剑中。

                            而后八道则是随着前朝崩溃彻底失落,被掩埋在历史长河之中。

                            如今唐云机缘巧合,得到了一枚【噬】字,得到冥琊汲取到了【元】字,斩杀血魔获得了【生】字。

                            第四枚符文,或许就在那戒指的主人身上。

                            当然,这只是可能。

                            不排除对方通过某些渠道,得到些支离破碎的秘闻,或许那人不清楚激活冥琊的前提——先拥有一个符文。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518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手机棋牌-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