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彩票真的能挣钱吗

<small id='8r476'></small><noframes id='8r476'>

  • <tfoot id='8r476'></tfoot>

      <legend id='8r476'><style id='8r476'><dir id='8r476'><q id='8r476'></q></dir></style></legend>
      <i id='8r476'><tr id='8r476'><dt id='8r476'><q id='8r476'><span id='8r476'><b id='8r476'><form id='8r476'><ins id='8r476'></ins><ul id='8r476'></ul><sub id='8r476'></sub></form><legend id='8r476'></legend><bdo id='8r476'><pre id='8r476'><center id='8r476'></center></pre></bdo></b><th id='8r476'></th></span></q></dt></tr></i><div id='8r476'><tfoot id='8r476'></tfoot><dl id='8r476'><fieldset id='8r476'></fieldset></dl></div>

          <bdo id='8r476'></bdo><ul id='8r476'></ul>

          1. <li id='8r476'><abbr id='8r476'></abbr></li>


          2. 看啦又看小说网(ebbtikar.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章 党项野心

                李谊登基后一切从简,为节约财力,他将一切仪式都暂时取消,连御书房也是用父亲留下的旧御书房。(M.ebbtikar.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御书房内,李谊正和新任右相韩滉和左相张延赏商议下一步的对策。

                韩滉缓缓道:“目前局势明显是敌强我弱,朱泚占据风,我们应该面对现实采取守势,微臣考虑了一夜,有三条建议请陛下斟酌。”

                他又对张延赏欠身道:“也请张相国斧正!”

                李谊大喜道:“韩相国请说!”

                “第一个建议,就是派大军死守峡州和汉中,利用天险阻止朱泚军队入川;第二个建议,是大力打造水军,保证江南和巴蜀的水路畅通,也防止朱泚军队继续向长江以南进军;第三个建议就是联络河西节度使郭宋,请他务必从背后牵制朱泚。”

                张延赏眉头一皱道:“第一个方案和第二个方案我完全支持,但第三个方案我有点不解,为什么要请郭宋从背后牵制朱泚,这个请字有必要吗?难道他不是朝廷大臣?”

                韩滉淡淡道:“张相国,我们要面对现实,我们已经和河西失联快三年了,郭宋率军西征,攻占陇右,哪一件事和朝廷商量过?包括他任命官员,改革官制,也从未告诉过朝廷,我们一无所知,不可否认,郭宋名义依旧是唐臣,可如果我们真的居高临下的态度去命令他,恐怕最后难堪的是是我们。”

                张延赏刚要再反对,李谊却摆摆手,“郭宋之事我们还顾不,暂时不要把精力浪费在他身,朕觉得第三点可以不急着考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刘洽和马燧,把他们二人连同军队一起召回成都,重用他们,韩相国认为呢?”

                韩滉沉思一下道:“他们二人应该留在江南,一个坐镇江南东道,一个坐镇江南西道,加陈少游的淮南道,我们还是有反弹之力,但需要积蓄力量。”

                张延赏道:“微臣也赞成把他们二人留在江南东西两道,而且朱泚已经和**烈翻脸,朱泚下一个目标必然是**烈,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加强战备,打造战船。”

                李谊连连点头,他深深感受到这才是贤相,卢杞真是奸相误国。

                “两位相国说得很对,我们再商议一下内政,看看还有什么办法开源节流?”

                时间渐渐到了二月下旬,这几天夏州八方酒楼的生意变得异常冷清,一天下来没有几个顾客,八方酒楼旁边是一座军营,酒楼主要是做军队的生意,生意冷清也就意味着军营有变。

                这天夜里,酒楼最面的一座阁楼内,一名伙计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下方军营,军营距离他们不到五十步,从阁楼可以清晰看见军营内的动静,这也是内务营选择这座酒楼的重要缘故。

                贾掌柜走过来,拍了伙计一巴掌,笑骂道:“没见你这么认真,是不是又在偷看王寡妇了?”

                “掌柜,那是你的爱好,我可没有,我感觉今天军营有点异常。”

                “什么异常?”

                贾掌柜连忙伸长脖子细看,看了半晌道:“是有点不对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是没有人了,哨塔的士兵也不见了。”

                “不对!”

                贾掌柜忽然看见了,他一指左边,“在那边演武场,正在集结!”

                伙计也看见,军营西面的演武场,黑压压站满了士兵,这时,士兵开始动了,一队队士兵向大营外走去,他们都披挂着盔甲,拿着兵器,他们都是步兵,足有三千人之多。

                “果然开始了!”掌柜自言自语道。

                “掌柜,我们天亮就向张掖报告吗?”

                “不急,先问一问马文才,得到确切消息再说!”

                天刚亮,贾掌柜便从马文才妻子那里得到了确切消息,一万五千党项军已全部出动,马文才也随军出发了,去向不明。

                贾掌柜立刻用信鹰向张掖汇报紧急情报。

                与此同时,来自河西的斥候营士兵也分布在夏州周围,他们也发现了夏州出来的党项人军队,他们是向西南方向行动,斥候的鹰信也同时发给了张掖。

                进入二月中旬后,郭宋便进行了部署,他令梁武率三千骑兵秘密进驻会州乌兰县,乌兰县距离灵州边界只有五十里,是河西节度府距离灵州最近的一座城池。

                河西军同时还在会州囤积了大量粮食物资,准备随时运往灵州。

                郭宋在黄昏时分便接到了内务营和斥候营的鹰信,他独自站在大帐内,望着木架挂的一幅朔方地图。

                连续一个月的情报汇集,郭宋已经渐渐看懂了党项人的策略,他们的策略说简单也简单,兵分两路,一路全歼朔方军,另一路则突袭灵州,但具体兵力分配他却看不到,不过有一点郭宋比崔宽还要清楚,党项军名义只有一万军队,但实际他们有两万人。

                沉思良久,郭宋当即下令道:“立刻发鹰信给乌兰县,令他即刻赶往灵州。”

                当天晚,郭宋也亲自率三万骑兵离开了张掖,app下载地址xbzs风驰电掣般杀向灵州

                崔宽也出兵了,朱泚在山南东道的军事行动让他看到了机会,他毫不犹豫将计划提前五天实施,他将率领一万五千朔方军和一万党项军汇合,夺取庆州、绥州、盐州等州县。

                崔宽的第一个目标是庆州。

                关内道北部延绵不断的贺兰山余脉,将朔方和关内分隔开,不管是夺取庆州还是盐州,首先要夺下萧关,进入萧关后才能横扫关内各州。

                朱泚也防着崔宽,他在萧关部署了三千兵力,只要守住萧关,关内各州就不用部署更多军队了。

                一万五千朔方军浩浩荡荡杀到了萧关山脚下,这时天色近晚,崔宽下令军队原地休息,等待马文萃率领的党项军前来汇合,崔宽当然是考虑让党项人来攻打萧关,党项军队中有一支千人左右的羌兵,能翻山越岭,很适合攻打关隘。

                时间渐渐到了亥时,朔方军士兵们在一片旷野里休息,崔宽正在一顶行军帐内翻看着萧关地图,萧关可谓天险,易守难攻,面驻扎三千守军,他们还不一定能攻下来。

                如果萧关攻不下来,他们就只能绕路了,沿着黄河北去丰州,再沿着黄河从东面南下,进入延州,先取延州。

                崔宽暗暗有些后悔,他不应该走萧关,而是应该绕道丰州,只要攻打萧关,和守军发生激战,就必然和朱泚翻脸了,朱泚很可能会出兵干涉,相反,如果自己无声无息占领延州,朱泚说不定就认了。

                决策失误啊!

                这时,一名亲兵在帐门口道:“使君,斥候来报,马将军的队伍来了!”

                崔宽点点头,立刻迎了出去。

                他数十名亲卫来到北面,只见黑暗中,一支军队正浩浩荡荡而来,崔宽高声问道:“是马将军吗?”

                对面却没有人回答,他心中忽然感到一丝不安,刚要调转马头回去,却只听见马文萃一声厉喝,“放箭!”

                对面顿时乱箭齐发,一千支箭射向崔宽和他亲兵,崔宽无法躲闪,连人带马射得像刺猬一般,临死前的一瞬间,悔恨涌入他心头。

                “杀啊!”

                马文萃一声大吼,一万党项骑兵俨如山崩地裂般向休息中的朔方军杀去。

                朔方军士兵措不及防,瞬间崩溃了,一万五千士兵四散狂奔逃命,一些士兵在旷野里没命地奔逃,后面党项骑兵紧追不舍,一些聪明的士兵则向山逃命。

                马文萃大喊道:“一个不留,斩尽杀绝!”

                战马奔腾,无情的劈砍刺杀,一个接一个朔方军士兵惨叫着倒在血泊之中,这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马文萃用数年的时间赢得了崔宽的信任,朔方军最终沦丧在崔宽的愚蠢和自负之中。

                与此同时,另一支万人的党项军正连夜疾速行军,杀向灵州,队伍中有骑兵和步兵,步兵则携带着攻城武器,这是他们等候了数十年的日子,灵州空虚,他们终于要占领这片富饶的前套平原了。

                就在党项军刚刚进入灵州之时,梁武率领的三千骑兵先一步抵达了灵武县。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518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手机棋牌-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