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彩票真的能挣钱吗

<small id='rt8dx'></small><noframes id='rt8dx'>

    <tbody id='rt8dx'></tbody>

  • <tfoot id='rt8dx'></tfoot>

        <legend id='rt8dx'><style id='rt8dx'><dir id='rt8dx'><q id='rt8dx'></q></dir></style></legend>
        <i id='rt8dx'><tr id='rt8dx'><dt id='rt8dx'><q id='rt8dx'><span id='rt8dx'><b id='rt8dx'><form id='rt8dx'><ins id='rt8dx'></ins><ul id='rt8dx'></ul><sub id='rt8dx'></sub></form><legend id='rt8dx'></legend><bdo id='rt8dx'><pre id='rt8dx'><center id='rt8dx'></center></pre></bdo></b><th id='rt8dx'></th></span></q></dt></tr></i><div id='rt8dx'><tfoot id='rt8dx'></tfoot><dl id='rt8dx'><fieldset id='rt8dx'></fieldset></dl></div>

            <bdo id='rt8dx'></bdo><ul id='rt8dx'></ul>



              • 看啦又看小说网(ebbtikar.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40章 指点迷津

                    在解析出星球仪的奥秘,找到关键点后,孙默对龙灵庄园的世界三大谜题,兴趣减少了不少。(M.ebbtikar.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毕竟好奇心已经满足了,而且就算破解了,这东西也是别人家的,与自己无关。

                    倒是那些实验体,也不知道处境如何了。

                    孙默毕竟是一个现代人,还是位老师,有基本的道德良知,所以哪怕知道效果不大,他也想劝说一下白纹章。

                    那些孩子,何其无辜!

                    人体试验,尽量少做。

                    实验体们,根据年龄,划分成三个组别,而分别居住在不同的区域。

                    孙默跟着江冷,来到了少年组的生活区。

                    这些孩子,都穿着统一式样的白色制服,其实就是两片灰色的亚麻布缝合在一起。

                    没有袖子、下摆就到大腿处,而且非常宽松。

                    这种衣服,起不到防护乃至遮挡部位的作用,因为研究员们要时刻监控少年们的身体状况。

                    只有这样,才看的更清楚。

                    “除了衣服,没有自由,其实这里的生活挺好的。”

                    江冷缅怀。

                    因为是实验体,所以伙食非常好,住的也很舒服,但是取而代之的就是被完全规划好的作息。

                    白纹章想要的是最完美的实验体,因此这些少年们也要学习,修炼,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而且还都是最好的名师教授课业。

                    “嗯!”

                    孙默穿过整洁的生活区,来到了一个小广场上。

                    这里有一座格斗台,上面正有两个少年正在厮斗,而下面,则是三十多个少年围观,以及几位研究员,正拿着本子,做着记录。

                    “这么厉害?”

                    鹿芷若看了几眼,便惊呼出声。

                    这些孩子,搞不好年纪比她还小两、三岁,但是战斗力极强,她自问打不过。

                    “芷若,我知道你很努力,但是我们付出的汗水,比你多很多。”

                    江冷科普:“我们每天活着的意义,就是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以迎接院长的实验。”

                    就在江冷说话的时候,那个留着一头短发,有些鹰钩鼻的少年,抓到机会,一拳捶在对手的胸口上。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

                    少年惨叫,踉跄后退,可是鹰钩鼻却没放过他,一个箭步紧追不舍,同时快拳连出。

                    砰!砰!砰!

                    足足三拳,轰在了对手的面门上,打的他的鼻子塌陷,眉骨开裂,一颗眼球都掉了出来。

                    “啊?”

                    鹿芷若和李子柒吓的尖叫了起来。

                    这么凶的吗?

                    江冷却是见怪不怪了。

                    砰!

                    少年落地,痛苦的扭来扭去。

                    一个中年人,明显是这些实验员的老大,他先在本子上记录了一番后,才吩咐部下:“把人抬走吧!”

                    “下一个!”

                    中年人点名,完全没有要呵斥鹰钩鼻的意思。

                    “啊?直接打废了一个人,就这么算了?”

                    鹿芷若震惊。

                    孙默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直接走了出去。

                    “先等一等!”

                    孙默想救人,只可惜,人家根本没搭理他,直接把伤号抬走了。

                    倒是那位中年人看了过来。

                    “年轻人,来龙灵庄园学习,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我们的实验,是禁止外人干涉的。”

                    吴立语气不善。

                    “你们这是在草菅人命!”

                    孙默很生气,就算这些孩子没爹妈疼,成了实验体,也不该这样糟蹋吧?

                    你说实验失败,被毁了也就算了,结果就因为一场格斗,就被打残了?

                    “你如果再废话,我会把你赶出庄园!”

                    吴立训斥。

                    “我的老师,是被白院长邀请来的!”

                    江冷赶紧帮腔,又拉了孙默一把:“老师,没用的,这些人不会听的。”

                    “江冷?”

                    吴立一愣:“你怎么还没死?”

                    “你说什么呢?”

                    对方的语气,让孙默想杀人。

                    “零一哥哥?”

                    鹰钩鼻少年看到江冷,神色一怔,跟着一喜:“你没事了?太好了,快来和我打一场。”

                    这一场战斗,胡宝善期待了好久,可是等他有资格挑战江冷的时候,江冷却被废弃了。

                    “对了,我现在也有名字了,叫胡宝善!”

                    胡宝善炫耀。

                    “零一哥哥是什么鬼?”

                    木瓜娘不解。

                    “这里的实验体,只有代号,没有名字,但是在每三个月一次的考核中,拿到头名,并且连夺四次的人,可以得到名字。”

                    江冷科普。

                    “那就是说这个少年很能打咯?”

                    木瓜娘撇嘴,怪不得这么嚣张呢。

                    “江冷,要不要和宝善打一场?他现在可是我们重点栽培的对象。”

                    吴立打量着江冷,很好奇他身上发生了什么,然后他的目光,还不时的偷瞄孙默一眼。

                    院长亲自邀请的?

                    吴立惊讶,因为距离白院长上一次邀请人来龙灵庄园,已经过去十一年了,而且对方还是一位宗师,

                    所以这个孙默,何德何能呀?

                    “抱歉,我不想动手。”

                    江冷拒绝。

                    他当年做实验体的时候,就很讨厌这种战斗,可是为了排名,不得不厮杀,因为月末的时候,综合成绩最差的的三人,会被废弃。

                    也正是这种竞争机制,逼迫着大家不敢停歇。

                    “是怕输吧?”

                    胡宝善呵呵一笑:“我理解!”

                    “这个家伙好讨厌!”

                    鹿芷若皱眉:“我不喜欢他!”

                    “下一个,二十七,别磨蹭了。”

                    吴立催促。

                    江冷这事,不用自己管,院长肯定有他的打算。

                    一个矮个子的少年,吞了口唾沫,有些紧张。

                    “二十七,上次被我打断的左边那一排肋骨,长好了吗?”

                    胡宝善戏谑,蹲在擂台上,看着二十七:“上来,这次我把你右边的肋骨也打断一遍。”

                    “这个家伙好嚣张!”

                    鹿芷若嘟起了小嘴,很不爽。

                    “他有嚣张的本钱。”

                    江冷叹气。

                    这位胡宝善,是自己下边那一届实验体中,最优秀的三个人之一。

                    鹿芷若看着那个已经慌了神的二七十,忍不住拉了拉孙默的袖子:“他好可怜,您去指点他一下吧?”

                    在木瓜娘看来,只要孙默出手,他就有赢的机会。

                    孙默走向了二十七,同时激活神之洞察术,观察胡宝善和二十七,对比两个人的数据。

                    虽然资质上,都是极高,但是胡宝善的各项数据,都要更优秀一些,然后他又顺势把其他少年看了一遍。

                    “白纹章是怎么筛选实验体的?”

                    孙默惊诧,因为这些少年的潜力值,不是极高就是高,连一个中上都没有。

                    等等,也可能是那些资质不好的,都被淘汰了。

                    江冷看到吴立要制止老师,便立刻开口激将:“胡宝善,我老师出手,你这一场必输无疑!”

                    “呵呵,我原本打算给他留一扇肋骨的,现在么,全打断!”

                    胡宝善呲牙一笑,霸气侧漏。

                    吴立见状,也不阻拦了,他想看看院长邀请来的人,有什么本事。

                    “他那么羞辱你,你不生气吗?”

                    孙默没有摆出威严的姿态,就像朋友之间谈心。

                    二十七沉默。

                    “换做是我,谁敢和我这么说话,我就算死,也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孙默瞟了二十七一眼。

                    “不管怕不怕,这一场,你都要上,那你害怕,除了让别人看不起你,还有什么意义?”

                    二十七依旧沉默。

                    “子柒,芷若,你们怎么看?”

                    孙默开始玩心理战。

                    “这种自己都放弃的人,不值得帮!”

                    李子柒语气冰冷。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怂?”

                    鹿芷若急了。

                    两个美少女的态度,让二十七更加羞愧。

                    吴立撇嘴,居然用这招?

                    男人们,都喜欢在女人面前逞强,突出自我,要是换成美女,更不得了,互相之间能把狗脑子都打出来。

                    少年也是如此的。

                    看着如此漂亮的少女,瞧不起自己,那绝对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走吧,没意义,这种人多活一天,就是在浪费粮食,我反倒更想帮刚才那个被打断了胸骨,都不放弃厮杀的少年。”

                    孙默离开。

                    “老师!”

                    鹿芷若一把抓住了孙默,而后又看向了二十七:“你快说话呀,让我老师指点你!”

                    二十七不善言辞,可是看着鹿芷若急切的神情,他的胸膛,一股莫名的情绪开始流淌。

                    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

                    更何况,她还那么美丽。

                    “老师,给他一次机会呀!”

                    鹿芷若再次恳求,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是真的想帮这个少年,所以这种情感,才能打动二十七这种人。

                    “老……老师,我……想赢!”

                    二十七开口。

                    “大点声!”

                    孙默呵斥。

                    “我……”

                    二十七没胆儿,瞅了胡宝善一眼。

                    “大点声,你连说话都不敢,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孙默咆哮。

                    “我想赢!”

                    “再大声!”

                    “我想赢!”

                    “芷若,你呢?”

                    孙默扭头。

                    “我想赢,自从拜入老师门下,我就只想着赢,哪怕为此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鹿芷若中气十足的吼了出来。

                    她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你看到了吗?废物,你还不如一个女孩!”

                    孙默咒骂:“再来一遍,你想要什么?”

                    二十七看着鹿芷若,用一种要把肺部的空气全都挤出来的力量,吼了起来:“我想赢!”

                    “一场战斗,你如果连赢都不敢想,那你已经输了!”

                    孙默盯着二十七的眼睛,语气认真。

                    轰!

                    光斑溅射,是金玉良言爆发了。

                    它们落在二十七的身上,立刻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战意。

                    “二十七到零一,差的多吗?不多,而且他还经历了至少三场连战,你优势明显,还怕什么?”

                    孙默训斥。

                    听到这话,吴立一行,轻笑出声,你根本不知道二十七和第一的差距,是多么大!

                    除非你是圣人,才有让二十七赢的机会。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518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手机棋牌-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