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彩票真的能挣钱吗

  • <tr id='xbu2k'><strong id='xbu2k'></strong><small id='xbu2k'></small><button id='xbu2k'></button><li id='xbu2k'><noscript id='xbu2k'><big id='xbu2k'></big><dt id='xbu2k'></dt></noscript></li></tr><ol id='xbu2k'><option id='xbu2k'><table id='xbu2k'><blockquote id='xbu2k'><tbody id='xbu2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bu2k'></u><kbd id='xbu2k'><kbd id='xbu2k'></kbd></kbd>

    <code id='xbu2k'><strong id='xbu2k'></strong></code>

    <fieldset id='xbu2k'></fieldset>
          <span id='xbu2k'></span>

              <ins id='xbu2k'></ins>
              <acronym id='xbu2k'><em id='xbu2k'></em><td id='xbu2k'><div id='xbu2k'></div></td></acronym><address id='xbu2k'><big id='xbu2k'><big id='xbu2k'></big><legend id='xbu2k'></legend></big></address>

              <i id='xbu2k'><div id='xbu2k'><ins id='xbu2k'></ins></div></i>
              <i id='xbu2k'></i>
            1. <dl id='xbu2k'></dl>

                      <dfn id='5d9fb'><optgroup id='5d9fb'></optgroup></dfn><tfoot id='5d9fb'><bdo id='5d9fb'><div id='5d9fb'></div><i id='5d9fb'><dt id='5d9fb'></dt></i></bdo></tfoot>

                      <ul id='5d9fb'></ul>

                      • <small id='o36k6'></small><noframes id='o36k6'>

                      • <tfoot id='o36k6'></tfoot>

                          <legend id='o36k6'><style id='o36k6'><dir id='o36k6'><q id='o36k6'></q></dir></style></legend>
                          <i id='o36k6'><tr id='o36k6'><dt id='o36k6'><q id='o36k6'><span id='o36k6'><b id='o36k6'><form id='o36k6'><ins id='o36k6'></ins><ul id='o36k6'></ul><sub id='o36k6'></sub></form><legend id='o36k6'></legend><bdo id='o36k6'><pre id='o36k6'><center id='o36k6'></center></pre></bdo></b><th id='o36k6'></th></span></q></dt></tr></i><div id='o36k6'><tfoot id='o36k6'></tfoot><dl id='o36k6'><fieldset id='o36k6'></fieldset></dl></div>

                              <bdo id='o36k6'></bdo><ul id='o36k6'></ul>

                              1. <li id='o36k6'><abbr id='o36k6'></abbr></li>


                              2. 看啦又看小说网(ebbtikar.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6.兄妹冲突【第二更】

                                    陆潇潇被谢恩推着跟母亲踏进夏苑,夏苑的大门前是过去的牌坊式的建筑,进去里面是平缓的大路,两边是修剪整齐的花圃,左边的花圃中间竖立着一个秋千,右边的花圃中间有个凉亭,与凉亭向衔接的是长廊,直接通往夏苑的住宅。

                                    再往里面看,住宅前面,院子的中间有个很大的喷泉泳池还在。

                                    走进来,陆潇潇有种错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自己坐在秋千上荡秋千,有个男人在后面推她,她边笑边叫:“爸爸,爸爸,推高点。”

                                    又或者自己穿着泳衣在喷泉边叫:“爸爸,快把喷泉关了我要游泳!”

                                    又或者听从住宅穿过长廊跑过来,扑进正和妈妈一起喝茶的男人怀里:“爸爸,今天带我出去玩好不好?”男人面带宠溺的笑,慈祥的说:“好。‘

                                    这里数十年如一日,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但是那个深爱她的深爱她母亲的男子却早已不在了。

                                    这里充满了儿时的回忆,只是这些回忆随着年龄的增大正被一点点的掩埋尘封,而今天全部被挖了出来。

                                    记忆中的母亲是面容姣好,肌肤红润滑腻的,爸爸健在的时候,佣人经常会给她煮一些保健品来喝,燕窝灵芝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

                                    而这十几年来虽然也不必为了生计奔波,可是终究过的日子不如从前,十几年后的今天,她的脸上爬上了皱纹,面容上少了娇羞多了慈祥。

                                    现在母亲回到她的故居居住,想来过去的荣华富贵的奢侈生活一定也会触动母亲内心的一些东西。

                                    陆潇潇本来刚刚还有一肚子的疑问和抱怨,如今看到这宅子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爸爸去世十几年,妈妈一个人带着她籼。

                                    有句话不好听叫做“寡妇门前是非多”,可是母亲一个人带着她从来没有什么风言风语出来,也有人想要给妈妈说媒让她改嫁的,但是母亲从来对那些事趋之若鹜。

                                    现今在看看秦传承对母亲的态度,还有母亲的态度,陆潇潇仿佛明白了什么。

                                    无论她跟秦书静有什么恩怨,但是她跟母亲孤儿寡母这十几年的衣食无忧,以及这十几年如一日的宅子,无一不是秦传承的心意在其中。

                                    只是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跟爸爸恩爱的妈妈会跟仇人秦传承有什么事。

                                    母子三人进到屋子里,夏苑的主屋跟春苑差不多,但又有不同,春苑进门一侧是餐厅一侧是客厅,客厅不远处是旋转式的楼梯,而夏苑是左右对称,进门便是大大的客厅,左右两边都有楼梯,楼梯后面还有另外的小客厅,她记得左侧是爸爸的书房,右侧是厨房。

                                    “妈,你先坐。”谢恩把陆潇潇的轮椅制动之后,贴心的给陆夫人找了个抱枕垫在腰部,扶陆夫人做好后才转向陆潇潇问:“妹妹,你是想坐到妈身边还是就坐在轮椅上?”谢恩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陆潇潇摇摇头说:“你不用这么叫我,听起来怪怪的,你叫我潇潇就好。”

                                    谢恩愣了一下说:“哦好......”说着显得比较举足无措的样子,伸手挠挠自己的后脑勺说:“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没有家人,突然有了你和妈妈不知道怎么相处......妹......潇潇,要是以后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你要指导我下,我会改的。”

                                    这话让陆潇潇听得很不是滋味。

                                    如果自己的哥哥是自己和妈妈偶然找到的也许会非常的激动的,跟哥哥相认,自己也一定会小心翼翼的倍加珍惜。

                                    可是他偏偏是仇人秦传承找到的,现在一心感激着秦传承,她在心里自动把秦传承归到了秦家人的那一拨中,对他难免有芥蒂,何况......

                                    母亲的不辞而别是因为他,让陆潇潇心里更不舒服。

                                    这一切陆夫人看在眼里,见陆潇潇眼神复杂,就说:“谢恩啊,你去厨房给潇潇温一杯牛奶来好不好?”

                                    “哦好好!”谢恩赶紧欢欢喜喜的去了厨房,果然是去右边,看来不光是外面,就连这住宅都是跟十几年前一样。

                                    陆潇潇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自己的心情,但是总之,是很不舒服的。

                                    陆夫人看着阔别多日的陆潇潇说:“潇潇,妈知道你现在一定有很多的疑惑和问题,也一定有很多的不满,但是妈不想跟你说那些?”

                                    “那妈想跟我说什么?您跟秦传承的感情嘛?”陆潇潇看着自己的母亲,之前的担忧和伤心这一刻全部化成一把双刃刀,把自己和母亲阻隔在锋利的刀刃两面,彼此想要靠近的但一靠近,就会受伤。

                                    陆夫人似乎知道陆潇潇会这么说,脸色只是微微变了变,很快就恢复如常,满脸慈祥的说:“我们那一辈的人的恩怨,你要是想听,妈妈可以告诉你的。”

                                    陆潇潇看着母亲,没有开口。

                                    陆夫人接着说:“人与人的缘分就是这么的奇怪,当初妈妈差一点就嫁给了秦传承,但是后来你爸爸出现了,妈妈爱上了你爸爸。而秦传承说,只

                                    要妈妈幸福,他愿意退出,于是后来他真的退出了,甚至比我和你爸爸更早的结婚生子。”

                                    “是啊,是很奇妙,不然怎么会有秦书静处处跟我针锋相对?”陆潇潇也苦笑,然后问:“妈的意思是,缘分很奇怪,二十几年前以为爸爸你们两个没有结婚,现在爸爸不在了,您要跟秦传承再续前缘吗?”

                                    陆母说:“不是再续前缘,我们都到了这个年纪,妈妈心脏不好,你亲叔叔也是腿脚不便,这个年纪谈什么情爱呢?自己都会觉得很可笑。何况妈这一辈子只爱你爸爸一个男人。”

                                    “您是说您爱爸爸,可是你却要嫁给他。”陆潇潇一针见血这个才是她始终不舒服的原因。

                                    再次重逢的母亲带给她太多的震惊,住进了已经不属于陆家的老房子里,居然跟秦传承有一点不为人知的故事,还要嫁给秦传承。那她的父亲陆儒文算什么?

                                    陆夫人摇摇头说:“妈妈就算是嫁给他也不会跟他住在一起,更不会有爱情。”

                                    “那是为了什么?为了钱吗?妈,你有必要跟秦传承扯在一起吗?”陆潇潇不明白,不是为了爱,为什么还要有那一纸婚约?

                                    没有那一纸婚约,母亲还是母亲还是陆夫人,还是对父亲忠贞不渝的母亲。但是有了那一纸婚约,母亲就成了秦夫人,就背叛了已经去世的父亲。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妈?”谢恩从厨房出来端着两杯牛奶,走过来把牛奶放在桌子上然后挡在陆夫人面前看着陆潇潇说:“妈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

                                    “为我?我可看不出嫁给仇人对我有什么好处?”陆潇潇瞪着谢恩说:“你受秦传承恩惠,是秦传承的人,但是你知不知道秦传承在爸爸去世的时候趁人之危,或者说再爸爸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就已经再谋划吞掉爸爸的财产,所以爸爸去世之后他才那么顺利的吞掉了陆氏,让陆氏变成了秦氏!”

                                    谢恩说:“我不知道秦叔叔跟爸爸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秦叔叔从来都没有对你跟妈做过什么,甚至这么多年一直是他在背后支撑,你跟妈才能衣食无忧。”

                                    “那是他对妈又非分之想!你知道秦传承近些年来在行内的人品如何吗?但凡跟他合作过的人都骂他说再也不要跟他合作了!”陆潇潇在杜氏工作的时候多多少少听了关于对秦传承的风评,并不怎么好:“他就是那样的人,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达到目的后就把利用过的人一脚踢开。”

                                    而谢恩却讥讽一笑:“那是那些人可以抹黑!你说的那些骂他的人哪一个不是跟他合作后赚的满钵盆银求着再跟他合作的?”

                                    “呵!那是盆满钵满、盆满钵溢、盆满钵盈!不会用成语就不要乱用!就像是你不知道真相就不要乱说,秦传承他如果真的那么伟大让别人都日进斗金盆满钵溢的话,谁还会骂他?你听见有人骂过比尔盖茨吗?你听见有人骂过李嘉诚吗?”陆潇潇简直被谢恩气疯了,身为陆家的子孙、爸爸的儿子却一直再为仇人说话。

                                    谢恩却一本正经的说:“妹妹你说的是,我虽然毕业于thelondonschoolofeconomicsandpoliticalscien,但是我不聪明,学习也不够努力,祖国的很多诗词歌赋我都不会,你以后多教教我。妹妹我会努力学的,学到你满意出门不说错话,不给你丢脸。”

                                    陆潇潇:“......”

                                    “好了,你们兄妹别斗嘴了。”陆母看着自己的儿女不知是笑还是伤心,谢恩坐在陆母面前说:“妈,我是真的想跟妹妹好好相处,但是妹妹有些事情心里有疙瘩,咱们还是跟妹妹说清楚才好。”

                                    谢恩说着转向陆潇潇说:“妹妹,我知道你生气是觉得秦叔叔抢了陆家的财产,但其实不是的,秦叔叔保全了这个宅子,当年陆氏在爸爸去世后败落,是因为金融危机的原因,当时为了还债政府要买了这地,把这个老宅给拆了,是秦叔叔保住了宅子。”

                                    陆潇潇在大学的经济课上了解了当年的金融危机的,的确有很多企业倒闭。但她清楚的记得时间。

                                    那场金融风暴有三个阶段,那时候亚洲多国和地区受到影响,甚至美国日本都受到了影响。

                                    而当时的中国,台湾和香港受到了影响,可是大陆受到的影响根本不大。

                                    第三阶段是金融风暴开始后的第二年的八月,而爸爸是第三年去世的。也就是说爸爸去世的时候,金融风暴已经过去了。

                                    所以他们妄图美化吞并陆氏的事情,骗骗小孩子可以,骗她?别想!

                                    陆潇潇说:“当年的真相如何,当事人一定是心知肚明的。你不用在这里美化,就是是他保住了老宅,也是觊觎老宅想要吞并为己有,事实上后来他也这么做了。”

                                    当时的秦夫人以及秦家的孩子对她们母女的刁难,她还是记得的。

                                    谢恩看了下陆母转而又说:“当年的种种不提也罢,但是妹妹,秦叔叔如今是真的想要弥补,他要跟妈妈结婚是想让你我名正言顺的继承这个老宅,让老宅归陆家所有。”

                                    “什么?”陆潇潇大惊,这个老宅的价值过亿,秦传承那个老狐狸会这么好心吗?

                                    “是真的!”谢恩想陆潇潇这边凑近,蹲在她的轮椅边说:“妹妹,秦叔叔想把这个宅子还给陆家的,他已经立好了遗嘱,等到妈妈跟他结婚,这个遗嘱就能生效,你我就是这个宅子的合法继承人。”

                                    “那是他.逼.迫妈妈就范嫁给他的手段吧!”陆潇潇一把推开谢恩,谢恩没有蹲好一下子蹲坐在地上。

                                    “恐怕是你穷疯了想要继承财产吧?我绝不答应妈妈嫁给仇人!这宅子保得住很好,保不住爸爸也不会怪我们!而且爸爸也一定不会为了一个宅子去让自己的妻子受任何屈辱。而我宁愿去住大街也不出卖妈妈。”

                                    谢恩惊诧的看着愤怒的陆潇潇,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一副似乎上不来气无法呼吸的样子,这样的情况她见母亲有过。每当呼吸困难的时候,呼吸就会变得困难。

                                    “你......你怎么了?”陆潇潇紧张起来,想起妈妈说的当时她那么急着跟谢恩去英国,是因为谢恩心脏不好了。

                                    而当时秦传承认为谢恩是妈妈的儿子也是因为他有心脏病他的血型跟妈妈也是一样的。

                                    “谢恩谢恩?”陆夫人看着谢恩的样子也紧张起来,谢恩却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说:“妈,我今早下飞机好像忘了吃药,你先跟妹妹聊着我去吃药。”说着就已经快速的往楼上去了。

                                    “妈......”谢恩消失在楼梯,转身去看陆夫人,才发现陆夫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妈,我不是......我不是故意的......”陆潇潇跟陆夫人解释,陆夫人却摆摆手:“潇潇,你真是......太不懂事了。”

                                    “妈......”陆潇潇快要哭了,从来没见过母亲对她如此失望。

                                    陆夫人走了过来,看了陆潇潇半晌才伸出手把她抱在怀里:“潇潇,妈知道你很难接受我嫁给秦传承,这个妈妈可以理解,而且妈妈也并不想嫁给他,这一纸婚书就是一张证据,成了妈妈背叛了你爸爸的铁证,是不是?”

                                    “妈......”陆潇潇又叫了一句,但是一滴眼泪却落在她的额头,顺着鼻子滑了下来,接着又有二三四五颗......

                                    “潇潇,妈妈有没有背叛你爸爸,到了地下妈妈会跟他解释清楚,但是妈妈现在还活着,就更不能对不起你爸爸!你爸爸不在了,他的一双儿女,我怎么能放得下?你和你哥哥我怎么放得下?”

                                    陆夫人和陆潇潇分开了些,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却顾不上擦:“妈妈去了就去了,但是你怎么样?你的腿脚不好,又没有了爱你的人,万一妈妈去了你以后没有钱没有亲人你该怎么办?”

                                    “妈,我没事,我会努力赚钱......”陆潇潇的眼泪也哗哗的落下,原来妈妈不是为了老宅姓陆还是姓秦,只是想着自己的子女在自己百年之后会活的怎么样?

                                    陆夫人说:“潇潇,心脏病的患者一般是活不过40岁得,而妈妈已经四十多岁了,妈妈真怕有一天突然就醒不过来了,怕你没有人照顾。妈妈去了你怎么办?别人欺负你了你怎么办?”

                                    可怜天下父母心,陆潇潇抱着母亲低低的缀泣起来。

                                    “但是上天可怜,让你哥哥回来了,骨肉相聚不是应该高兴吗?潇潇你哥哥从小丢了受了很多苦,你接纳他好不好?你们兄妹好好的,妈才能放心啊!”陆夫人看着陆潇潇近乎哀求。

                                    陆潇潇哭着点头:“妈,我没有不接纳哥哥,也没有不让您认哥哥,只是这件事情太突然,我需要时间消化这件事。妈,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跟哥哥好好相处的!您相信我!”

                                    陆夫人看着陆潇潇给她擦着眼泪说:“妈知道你介意什么,你别怪他向着你秦叔叔,毕竟知恩图报是好事。秦传承养大了他供他读书,给他治病这是救命之恩,不但你哥哥要报答,我们母女也要报答的。”

                                    “恩!我明白的。”陆潇潇的眼泪还是在流。

                                    这个世界上最难还的便是人情。而且还是仇人的恨之入骨的仇人的人情。

                                    这个要怎么还?

                                    “妈,妹妹,你们......你们别哭......是不是因为我......”谢恩从楼上下来,看到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就赶紧跑过来,又是紧张的手足无措:“妹妹,刚刚我又说错话了,你......你别怪我,别哭啊......”

                                    陆潇潇看着谢恩无措的样子,突然心里很感动,虽然他在竭尽全力的帮秦传承说好好,可以却始终小心翼翼的跟她相处。

                                    失散多年这个不是他们的错。那么既然相认了,是血浓于水的亲哥哥,为什么自己不能接受呢?

                                    如今这个号称她亲哥哥的人,恐怕跟她的感情连李大哥或者薛盛功或者婉容都不如。没有血缘的人都能视为亲人,而有血缘的人为什么要疏远呢?

                                    陆潇潇擦擦眼泪说:“不怪你,不怪你!刚刚是我....

                                    ..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推你的。”

                                    看她道歉,谢恩嘿嘿笑笑,手又不自己的抓抓后脑勺说:“都怪我长得不够壮,我以后会锻炼身体增加免疫力的。”

                                    “噗......”那憨憨的姿态把母女两个都逗乐了。(ebbtikar.com)

                                聚友棋牌官网下载安装-首页 蓝洞棋牌官网送3金币---首页_Welcome 靠谱的棋牌---首页_Welcome 518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手机棋牌-首页